您好!欢迎访问cc国际彩球_cc国际网站_cc国际网投代理水钱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友情链接 >> 文学园地 >> 徐长玉赴美培训总结

徐长玉赴美培训总结

日期:2011年12月9日

眼 见 为 实
                        ——赴美培训的见闻、感悟与启示

延安大学图书馆馆长  徐 长 玉

    一、赴美培训概况
    今年暑假,我非常荣幸地获准成为我校“地方综合大学教学质量保障体系建设赴美培训团”的一名成员, 于8月8日至21日随团前往美国华盛顿和纽约,进行了为期14天的学习培训。
    在美期间,本人先后听取了乔治梅森大学、纽约大学等多所大学的副校长、教务长、院长、资深研究专家所作的《美国高等教育发展概况》、《美国高等教育的教学管理》、《美国高等教育认证评估体系》、《美国大学发展》、《乔治梅森大学的IRR机构:教学评估办公室评估体系》、《美国高校学生服务体系》、《美国高等教育非教学人员选聘、培训与管理》、《美国大学资金募集和财政资助概述》、《美国高校的科研》、《美国大学师资队伍建设与考评体系》等10场专题报告;实地考察了华盛顿弗吉尼亚州立乔治梅森大学、纽约市哥伦比亚大学、纽约大学、圣彼得大学、曼哈顿学院等5所高校的图书馆、实验室、学生餐厅和社团活动室等教学、服务设施,并与部分学校的行政管理人员、图书馆管理人员和留学生进行了座谈交流。
在美期间,本人还充分利用培训间隙、吃饭时间、早中晚、星期日及乘车途中的一切空余时间,“如饥似渴”地观察、了解和体验了美国的天文地理、基础设施、建筑风格、商场布局,以及美国公众的工作生活和精神风貌,等等。
    这是本人首次走出国门。所以,不免有一种“井底之蛙第一次爬出井外”之感。此前,作为一个“井底之蛙”,通过课堂、书本、媒体等多种方式,虽然对“井”外的世界也有一些了解,但终究是间接的、抽象的。这次终于有机会可以到“井”外的世界看看,一是自然不会放过任何可能的时机,睁大眼睛看所能看到的一切;二是难免拿以前在头脑中逐渐形成的对美国的认识与亲眼看到的美国进行逐一印证;三是自然而然也会把所看到的美国与中国进行对比。
    所谓“眼见为实”,这次到美国考察学习,时间虽短,但感悟较深,收获较大,特别是通过培训、座谈、考察和走访,对美国社会、美国高校产生了不少“亲自尝一尝”的感性认知。这对进一步搞好本人的教学科研工作,特别是图书馆管理等无疑具有一定的推动作用。
    二、对美国社会的初步观感
    此次美国之行,我既看到了美国和我国一样的一些方面,也看到了美国和我国不一样的一些方面;既看到了美国的一些好的方面,也看到了美国的一些不好的方面; 既看到了以前原本知道的一些方面,也看到了以前我不知道的一些方面。
    1.格外严格的安检流程。这次去美国,首先遇到的是办理护照和签证的问题。办护照须本人亲自到西安外国专家局照相,办签证要本人亲自到美国驻华大使馆接受问讯。待这一切都顺利通过后才能登机进入美国。
美国海关的安检,除了和中国一样外,首先得接受安检人员的问讯,比如到美国干什么,携带了多少美元等。其次,还要求乘客脱掉鞋子,取下皮带等与随身携带的行李一一接受安检机的检验。再次,待这些检验通过后,警察还会牵出一条硕大的警犬“亲吻”你的身体。我当时就想,原来美国海关的最后一道防线竟然是由狗来把关的!这还没完,在出口处,安检人员还会随机抽查一些乘客,甚至会对已经接受过安检机安检的行李包进行开包“验货”。我们团的一名团员就不幸被抽到,要求其打开行李包进行检查。我们的同志由于紧张,怎么也打不开密码箱,“害得”我们一行人在机场出口等了足足一个小时。
    2.人性都是相同的。在机场出口等我们的同事接受最后的安检时,我突然意识到,在周围密密麻麻、各色人种交织的人群中,自己已经成了别人眼中的“外国人”了。于是,我便以一个“外国人”的视角观察起我周围的“外国人”来了。我发现,从海关安检口出来的各色人种,个个大包小包包包不空的样子。我想,他们多半也是冲着外国货“价廉物美”才不辞辛苦地满载而归吧。原来,人性都是一样的啊!
不仅如此,在后来的考察中,我同样发现了美国人和中国人的许多相同之处,比如,美国的小孩子称自己的母亲也叫“妈”;在公共场所美国人也有大声喧哗的;美国人在旅游景点也爱照相;美国人也不乏手机控、埋头族;美国人也爱养猫养狗;美国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美国人也注重“礼尚往来”,等等。
    3.家庭同样是美国社会的细胞。无论是从课本上看,还是从我国实际情况看,家庭都是我国社会的细胞。这次在美国,看到外国人不管是居住还是出行,大都是以家庭为单位的:夫妻,老人,小孩,“一窝一窝的”,而且个个充满了亲情和温馨。看来,注重家庭亲情已非中华民族的特色了!这是不是提醒我们,更应该注重家庭建设,更应该崇尚和享受天伦之乐呢?
    4.鲜有围墙、大门和防盗网的社会。早就听说,美国的学校、单位、家户没有围墙、大门和防盗网。这次我特意留意了这个问题。我发现,美国不是没有围墙、大门和防盗网,但的确少得出奇。这与中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我是搞经济学的,中国人为什么“勤劳而不富有”一直是我思索的问题。在美国,我似乎找到了一点答案。我在想,假如浩大的中国不用生产如此众多的围墙、大门和防盗网,那么在我们的“富有”相同的情况下,我们会少付出多少无谓的“勤劳”?或者,在“勤劳”相同的情况下,我们又会用生产围墙、大门和防盗网的资源制造出多少“富有”?
我国的学校、单位和家户为什么需要围墙、大门和防盗网?保护学校、单位和家庭的财产权恐怕是主要的原因。人类历史和经济学研究表明,财产权的保护通常需要有强有力的暴力作后盾,但学校、单位和家庭在暴力上通常并不具有比较优势,所以,国家因其在暴力上具有显着的比较优势就成为保护公民财产权的首选,正是由于此,国家才应运而生。由此可见,要减少中国的围墙、大门和防盗网,还得依赖于国家保护产权职能的加强。
    5.有规必行的美国人。制度的一个基本功能是降低人与人之间的交易费用。但这一功能得以实现的重要前提是制度一定要被执行,包括使遵守制度者得到好处,使不遵守制度者受到惩罚。早就听说,西方发达国家公民的规则意识强。此次美国之行有三件事使我亲身体味到此言不虚。
第一件是关于长途客车每行驶两小时就要停车休息的规定。在结束了乔治梅森大学的培训后,我们便集体乘车前往纽约考察。客车刚行驶了2小时,驾驶员就提出要停靠到路边的休息区休息。我们希望继续赶路,可是向导却说,美国政府规定,长途客车每行驶2小时就要停车休息。后来我们发现,在随后的行驶中,驾驶员都严格遵守了这一规定。不仅如此,客车每次停下来,驾驶员都要详细填写休息地点和时间等信息。
第二件是关于乘车和购物排队的事。在经过华盛顿市区时,我在车上陆续看见并用手机拍摄到了在华盛顿街头公交车站点排队的乘客:有排10多人的,也有排3、4人的,而且每个人之间都保持着“有效”的距离。
还记得一次饭后,我们在附近的商场购物,当我看到收银台前只有一个顾客在付款时,我便径自拿着选好的货物走上前去准备交费,结果却被收银员示意往后站。当我纳闷并往后看时,才发现我的一位同事正一个人在收银台前大概3米处的位置站着,并给我直笑。我这才意识到要排队,并且要到3米以外的距离去排。我的那个同事给收银员示意说,我们都是一起的,就先给我交吧,但收银员坚决不同意。我只好笑着让我的同事先交,而我则紧紧地“簇拥”在我的同事身边。结果,收银员仍然不依不饶,非要我和我的同事保持距离不可。我只好乖乖地回到我的同事刚才站过的那个3米线处……
第三件是关于客房抽烟被罚的事。在入住美国马里兰州的一家酒店前,我们就被告知一定不能在客房抽烟,否则要缴纳250美元的“清洁费”。在最初的几天里,团里的几个“烟民”都特别“老实”,没有发生一起在客房里抽烟的事件。可就在最后一天,我们正在外边考察时,酒店方面打来电话,告知我们团入住的一个房间“尼古丁”超标(实际上只抽了一支),要求缴纳250美元的“清洁费”。晚上我们回到酒店后,试图“通融通融”(不是不愿意交,而是想试探美国人是否会被潜规则所“收买”),结果被酒店方面“严正”拒绝。
    6.货真价实的“合众国”。美国是个移民国家和多人种国家。目前,除了白色人种仍然占据多数外,黑色人种、棕色人种、黄色人种等有色人种占据着越来越大的数量。据美国教授给我们提供的数据,在过去数十年,美国的白人只增长了5.7%,而有色人种就增长了43%,其中亚裔的增长首当其冲。这位教授甚至断言,再过20、30年,共和党就要灭亡了。因为共和党是反对移民的,而有色人种大多是移民或移民的后代。另据我们的向导介绍,美国首都华盛顿只有区区50多万人,其中70-80%是黑人。我们发现,即使在繁华的纽约街头,要看到一大群白人也不是一件易事,反而三三两两的黑人、棕色人种以及黄皮肤的东亚人倒是随处可见。
    7.印象深刻的小费制度。早就听说美国有消费者给服务员付小费的非正式制度。这次到美国,向导告知我们,每天出门前最好在桌子上给打扫房间的服务员放1美元小费,以示对服务员劳动的尊重。我们当然都照做了。但也很好奇,就问向导:假如不给,服务员会不会不认真打扫呢?他说,不会的,服务员只是会伤心,觉得自己的服务没有得到消费者的认可,所以下次会服务得更好的。
在我们入住的一家酒店里,有个免费的游泳池,上班的是“一白一棕”两个服务员。在最初的两个下午,由于不知道他们也收小费,每次游泳后我们说声谢谢便走了。但下次去了,他们照例会很热情地给我们服务。一天,我们和驾驶员说起这事,他说,游泳池的服务员也是收小费的。于是,当天下午回到酒店,我们再去游泳时,一开始就给了他们小费,果然他们很高兴地就收下了。我想,这真是一种奇怪的制度:居然可以明着向服务人员“行贿”!但后来终于明白,这和底层劳动者给公职人员行贿完全是两码事,因为这既是一种对底层劳动者的尊重,又是对底层劳动者的一种鞭策。所以,我便突发奇想起来:在我们国家,小费制度可不可以推广、能不能推广?
    8.优质、耐久的公共基础设施。这次去美国,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莫过于美国基础设施的先进了。据说,美国的公路和桥梁大部分建于上世纪50年代,距现在60多年了,还在超负荷使用,并且看上去还不落后。至于很多水系统则是在20世纪初甚至19世纪建造的,迄今已使用了上百年的历史。有的基础设施建设之初设计的预计寿命只有50年,但80多年过去了还在使用。凡此种种,无不说明了美国基础设施建造质量之高和使用寿命之长。
说到这点,特别提一下美国街道的下水系统。我们所到之处,路面上只要有井盖的地方,几乎街道两侧都有约20厘米宽、100-200厘米长的通向地下管道的出水口。难怪很少听说下暴雨时,美国也会发生类似我国北京屡屡出现的“水漫金山”了。
这不禁使我又想起“中国人勤劳而不富有”的话题了。优质基础设施的特点,一是一次性投入的人力物力财力巨大;二是消费上的寿命长。优质基础设施的一次性投入虽然大,但由于其使用的寿命长,所以,分摊在每个生产者身上的成本,包括劳动成本反而低。相反,劣质基础设施一次性投入的人力物力财力虽然不大,但在有限的使用期内,年年得“开肠破肚”式地维修,没几年得大型改造,十年左右就得拆掉重建。所以,比之于劣质基础设施,优质基础设施让劳动者付出的勤劳反而要少得多,而给人民带来的享受却要多得多。
    9.晴朗的天空。虽然在美期间,我没有亲自见过“美国的月亮”,但我终归知道,说“美国的月亮比中国的圆”是无知的表现和媚外的行径。但如果说“美国城市的天空比中国城市的晴朗”,则大抵是实事求是的。就拿纽约来说,其天空显然是有雾霾的,但比之于北京、上海、西安则要晴朗得多。究其原因,可能有三:一是纽约的车虽然和中国的大同小异,但所用汽油的质量似乎比中国的要高,从而所排放的汽车尾气要小些;二是美国城市的“裸地”比较少,比如,市内街区的空地,不仅普遍被草坪、树木或石头覆盖着,即便树下,也普遍用粉碎的树枝、树叶填埋着,所以市内的沙尘、灰土要少得多;三是美国市内的工厂数量比我国的少,从而工厂排放的“三废”对大气的污染要少些。
    10.“病得不轻”的大城市。纽约的“大城市病”十分了得。比如,十分频繁的堵车和十分狭窄且凹凸不平的路面;随处可见的流浪汉、肥胖症和赤裸上体;污水横流,乱扔垃圾,随地吐痰,乱涂乱画和城市“牛皮癣”;横七竖八的空中电缆;随地摆摊和占道经营……甚至黑社会和犯罪,听向导说,纽约也不少,好在我们没有“中枪”(这正是在美期间我们不敢晚上外出的原因)。
三、对美国高等教育的大体印象
    美国的高等教育大体给我留下了8个方面较深的印象:
  1.“编制”少、权力大、“老龄化”的校级领导班子。美国大学普遍采取校、院、系三级管理方式。在学校层面有董事会、校长、副校长、教务长、副教务长等。美国大学的“校级领导”通常只有5-7人,有的甚至只有3-5人。这与我国高校通常9-11人的“校级领导”配置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美国高校的校长本校的董事会就可以任命,而副校长、教务长及其他机构负责人校长就可以直接提名任命。美国高校办学自主权之大由此可见一斑。至于美国对高校领导人的年龄,更是没有明确的限制。在我们遇到的几所美国大学的“校级领导”中,70多岁的大有人在。
  2.终身教授及自愿退休制度。美国大学对终身教授并没有明确的数量限制,更没有一个学科、甚至一个系只有一个终身教授的规定。而且据了解,在美国获得终身教职并不是一件高不可攀的事情。实行终身教授制度,主要是为了确保教授不因学术思想的“另类”而被解雇,以扞卫教授的学术自由。此外,终身教授制度也使得教授有了 “铁饭碗”,从而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地安心“教书育人”。
美国大学教师的法定退休年龄是70岁。1994年前,到龄后,教师一般会被强制退休。1994年后,教师强制退休制度被彻底废除,因此,到了法定退休年龄后,教师只要愿意留下来继续任教,没有人会被强行辞退的。这就更好地发挥了老教授在教学科研中的作用。据了解,给我们讲课的几位乔治梅森大学的教授,年龄大多在70多岁以上,但没有一个退休的。更让人吃惊的是,在曼哈顿学院我们遇到一个华裔实验员,今年已经73岁了,还没有退休。
  3.大学教师的流动性。美国大学教师的流动性是比较强的。一是大学倾向于招聘有多个大学教育背景或有在企业、政府、大学分别任职经历的教师,这就等于在鼓励教师的流动;二是美国的终身教授制度又被形象地称为“非升即走”,即在晋升期内没有获得晋升的教师必须调离学校。这样空出来的岗位,就可以有新的教师进来,从而改变了教师队伍的结构。不仅如此,即便教师被评定为一个学校的终身教授,也可以在不同的学校之间流动,而不受限制。三是兼职教师占美国大学教师队伍接近50%的比例。而兼职教师的流动性则是最强的。在给我们讲课的几位教授中,几乎都有在不同国度、不同大学甚至政府和企业工作的经历。
  4.这才叫“以学生为本”。进入美国高校,所到之处,感受最强烈的是美国“以学生为本”理念的落地生根。先看图书馆:美国的高校图书馆几乎全部实行的是每天24小时开放和假期不闭馆制度;图书馆里各层楼道上和阅览室到处铺着整洁的地毯,墙壁上则悬挂着优美的油画和书法作品;供学生看书、讨论、研究的桌椅、沙发、电脑随处可见,质量一流;图书馆通常会不定期举办各种展览、学术沙龙和报告会,以吸引读者。再看教室和学生活动场所:铺地毯是美国高校教室的常态,至于学习桌椅的质量也是一流的,且通常是按照圆桌会议的模式摆放的,也可以根据讨论的需要随时调整;在学生教学和课外活动比较集中的地方,大都有展览、餐厅、超市、图书室及干净的沙发、桌椅,供学生吃饭之外学习之用,而且餐厅几乎没有炝人的油烟味;供学生使用的卫生间几乎都有烘手机、坐便器纸垫、手纸、水龙头、洗手液和镜子,卫生间几乎没有异味,门后则挂着清洁员值日的记录。
  5.“钱不是问题,问题是没钱”。近年来,美国州立大学从州政府获得的拨款从15年前占学校全部投资的65%下降到了目前的20%甚至更少。为此,学校不得不采取向国内外扩招、提高学费、以及向政府贷款、寻求社会捐赠、争取各种科研经费收入、多渠道创收等多种融资方式,但效果不大。所以,经费短缺同样是目前美国高校面临的最大危机。这倒让我不由得想起延大老校长廉振民教授曾经调侃延大的那句话:“钱不是问题,问题是没钱”。
  6.第三方认证与慕课制度。美国大学的第三方认证已有130年的历史。第三方认证是一种由非官方的民间组织进行的、对大学资质、水平予以研判、评估的制度。第三方认证主要是为了给两类主体的决策提供依据:学生选择什么学校?政府给什么学校支持?第三方认证对美国高校来说是自愿的,但如果得不到认证,则意味着没有生源和得不到政府的支持。所以,所谓的“自愿”又是虚伪的。但第三方认证机构并不是唯一的,相互之间存在着竞争。所以,由什么机构认证,学校是可以自主选择的。美国大学第三方认证的程序和我国教育部对大学的合格评估几乎是一样的。由于第三方认证耗钱、耗时、耗物,所以几乎没有大学喜欢第三方认证。加之,随着一所学校办学历史的延长,其声誉、品牌早已为社会所熟知,所以,给我们讲课的美国教授预言,再过20多年,美国大学的第三方认证也可能不存在了。
近年来,慕课作为一种新近在美国发起的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已经开始在我国流行起来,一些教育专家甚至声称,慕课将触动传统高等教育的根基,将引起大学的重新洗牌,最终形成全新的大学格局。但这次在美国,却听到了另一种声音:慕课最初是作为大学缓解经费紧张、降低运行成本而采取的一种授课方式。单在实际运行中发现,慕课的效果并不令人满意。一是慕课的教学效果如果要做得很好的话,成本不一定比学生到校低;二是慕课要降低成本,必须降低教师的待遇;三是慕课学生的流失率高,因为在线学生很容易退出教学过程,半途而废。所以,给我们讲课的美国教授说,“慕课不是趋势”。
    7.美国大学里的教堂。美国的许多大学是由教会办的,所以校园里通常建有教堂,且往往是学校的标志性建筑。在曼哈顿学院考察时,我们获准进入该校的教堂参观,教堂里除了氛围比较庄严肃穆外,基本和国内的报告厅差不多。据校方介绍,曼哈顿学院每年的研究生毕业典礼以及其他一些重要的大型活动都是在教堂里举行。我不禁感叹,原来,教堂还可以这样使用。
  8.美国大学的对外宣传。这次到美国,有三所大学不仅给我们发放了精美的宣传手册,而且给我们每个同事赠送了小礼品。其中,乔治梅森大学送的是一件标价10美元的布包,上面印有乔治梅森大学的校名和校徽。圣彼得大学送的是一面蓝色的70厘米长的长三角状校旗,校旗上同样印有圣彼得大学的校名和校徽。曼哈顿学院送的是一个耳机。耳机虽是“中国制造”,但包装盒上却印着曼哈顿学院的校名和校徽。这些礼物既宣传了学校,又十分适用或有纪念意义,所以,我们没舍得丢,带回国内了。
  四、对加快我国高等教育发展的若干启示
  1.“龙多不治水”。非行政化是美国大学治理的主要特点。非行政化的好处,一是可以减少政府对学校的干预,扩大学校的办学自主权;二是可以最大限度地减少管理层的职数,精简领导班子,减少领导内耗,提高办事效率;三是可以打破论资排辈和管理干部的年龄限制,不拘一格选人才。所以,借鉴美国大学的治理经验,应当在不削弱党对高校绝对领导的前提下,加快推进我国高校的去行政化进程。
  2.教授60岁一概退休的做法实属不妥。美国以人才众多而着称,但美国高校的法定退休年龄却是70岁,比普通就业人员大3岁,且到龄后,教师可以不退休。我国高级人才十分短缺,但大学教师的法定退休年龄却与普通群众一样,只有60岁,而且到龄后,通常会被“强制执行”。这是多么巨大的人才浪费啊!
  3.教授的第一要务是教学而不是科研。在美国的大学,教师一旦被评为终身教授,就没有以前辛苦了,通常主要是以教学为主。至于科研方面,主要是看自身的兴趣了,有兴趣搞就搞,没兴趣不搞也没人强求。在科研上,终身教授更多的是充当学术的“审美师”而已。
此外,在美国,助理教授和副教授通常很少有人愿意在学校和学院里兼职搞管理。倒是教授,则不仅学校会鼓励,自己也相对更愿意做点管理工作。和美国一样,我国的高校,做科研的主要力量也是副教授及以下的年轻人。但我们并不认为这是正常的,而是倾向于对教授提出更高的科研指标,完不成者甚至会遭到减聘或降级使用。不仅如此,在我国,副教授、讲师搞行政者很多,也没有人认为不妥,反而教授如果也想兼职搞搞行政,则被认为是“不务正业”。实际上,人才的创新是有规律的,创新发生的年龄周期一般在30-50岁之间。不让讲师、副教授乘年轻,集中精力搞科研,却让兼职搞行政,而教授通常已经超过创新的最佳时机了,却不让发挥特长,以教学为主,兼搞行政,反而给提出更高的科研任务。这符合人才规律吗?
  4.切实做到“以学生为本”。在理念上,我们也讲“以学生为本”,但往往没有落到实处。相反,我们通常倒是“以教师为本”,甚至更多的是“以行政管理人员为本”。这显然是不妥的。因为说到底,学校是为学生而办的,没有学生,学校就成了“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就要“关门大吉”,教师和行政管理人员就要失业走人。所以,应该把最好的设施给学生,把最好的资源给学生,把最好的师资给学生,这样才能培养出好学生,吸引来好生源,学校的“生命之树”才会“常青”!
  5.走筹资渠道多元化之路。前已述及,美国州立大学从政府那里获得的经费只及自身经费的20%左右,剩余的经费除依靠学费外,主要靠其他渠道融资。我国是教育大国,又是发展中国家,指望公立大学的经费全部由政府和学生承担是不现实的。可见,解决我国高校办学经费紧张问题的不二法门,是走筹资渠道多元化之路。
  6.人往高处走,大学也一样。相比于我国,美国的大学大多有着悠久的办学历史,大多经历了从专职到本科、硕士、博士的上升路径。这说明,大学和人一样,也是要“往高处走”的。因此,我国的高校,也应该形成一种“往高处走”的激励机制,而不能用行政手段硬性把一些高校定格为“专职”,把一些高校定格为“三本”,把一些高校定格为“二本”,而把少数特殊大学则定格为“一本”、“211”、“985”。这对那些被定格为低层次大学的学校来说,无疑是一种赤裸裸的“歧视”!不仅如此,这种依靠行政权力人为把大学分为“三六九等”的做法,还会形成教育垄断,阻碍学校的竞争和发展。
  7.开放办学刻不容缓。我们走访的几所大学,无一例外是国际化的大学,国际生源占到30—60%,国际性的师资也占有一定的比例,有的高校甚至把分校设置在了国外。这种从学生到师资的开放型办学模式无疑是值得我们学习的。
  8.增强对外宣传方式的有效性。相比于美国高校的对外宣传,我们的对外宣传则显得不足。一是要内外有别。就是说,不能把对国内的宣传材料,直接作为对国外的宣传材料。二是要舍得制作既有本校校徽、校名、简介,又有一定适用性、纪念性的礼品,而不能随便拿个只有地方特色、没有学校特色的艺术品送人。三是要舍得制作精美的学校宣传手册,广为发放,而不要怕浪费钱财。

                                2015年9月9日于延大

所属类别: 文学园地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