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访问cc国际彩球_cc国际网站_cc国际网投代理水钱网站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站内搜索: 资讯
您现在的位置:友情链接 >> 文学园地 >> 有一种幸福叫:子欲养,亲在了

有一种幸福叫:子欲养,亲在了

日期:2017年6月19日

有一种幸福叫:子欲养,亲在了

延安大学图书馆馆长  民进延安市委主委  徐长玉

父亲是农民。从父亲往上数,我家三代都是农民。三代以上是不是,父亲也说不清。所以,我便只好调侃自己是"农N代"了!

父亲会当家。在父亲不足20岁时,我爷爷便因病去世了。此后,父亲就当起了家里的主事人。后来,我们小家的大事,也一直是由父亲说了算。所以,父亲平时挂在嘴上的一句话便是:"家有千口,主事一人。"

父亲虽然是"一家之主",但并不是大男子主义者!用母亲的话说:"你大一辈子没高言过我"。

父亲是木匠。承包到组和承包到户后,父亲经常在上下川甚至志丹县城、西川做木活。

1985年,我家之所以能在全杏河镇第一个生箍5孔石窑洞,首功当属父亲!

父亲爱夸儿。在我上延中和大学期间,父亲便夸开我了,说我是靠他"砍偏斧"供出来的。

父亲夸儿多少带有一点"吹"的意思,且几十年如一日。比如,我刚考上延中,他就"吹"我能考上大学了。我刚大学毕业,他就"吹"我能考上研究生了。我刚当上政协委员,他就"吹"我能认得市长了……

1997年,父亲60岁了,到了公家人退休的年龄,我也正好研究生毕业了。于是,我便做主让父亲啥也不要干了,就像城里人一样,过退休人的生活。

此后,父亲真的啥也不干了,成天呆到离家不远的桥头,职业"夸儿"。  

父亲夸儿,一度成了杏河上下川的笑料。

起初,我听了也感到脸上无光,但又不好说什么,因为父亲说的话,有的是我真的给他说过的,但也只是我的打算而已。比如:我说我要复习考研究生了,娃娃得送到老家抚养之类的,他就出去给人说我考研究生也,而且肯定能考上了。后来,实在怕父亲又出去夸我,让人家笑话了,对考博一事,我再没敢告诉父亲,以至于后来我考上博士了,父亲才知道了结果。还说:他咋知也不知道,你倒考上了?!

现在,我对父亲夸儿的看法彻底改变了!

我曾给家里人说:"不要说大大是个农民,我倒是个教授,假如我有个儿子考上了博士,评上了教授,我比大大还要夸得厉害呢!"

这真是:"长大后,我就成了你"!

父亲爱喝酒。"退休"以后,父亲每天的主要"工作"就是到大桥头和同龄人啦话、喝酒、打牌、说事、夸儿。用母亲的话说:"你大的魂也在大桥了"。

父亲同酒肉朋友一起喝酒的方式主要是"打平伙",喝得多数也是最劣质的便宜酒,偶尔喝一回"高四五",就说今天可喝了"好酒"了。

父亲的这种生活方式一直坚持到去年5月查出胃癌和胰腺炎,做了胃全切后,才滴酒不沾了。

父亲会唱酒曲。早就听家里人给我"告"过父亲的这个"毛病"。但以前我回家"赶事情",从来没听见过。家里人说:"老人怕你了,不敢唱。"我知道后,就说:老人唱歌有什么不好?为什么不让唱?"从此以后,我再回去参加老家人过喜事,就能听到父亲的"歌声"了。

父亲是个说事人。父亲在当地算是个"懂理亥性"的人。喜欢给人说个媒、保个账、调节个是非什么的。打铁还须自身硬。为了让自己说得话有人听,除了喝酒和说事,平时,父亲的言语一点也不多。

父亲"看钱重"。记得1988年,我大学毕业后,领到的第一个月工资只有73元。我和大学班主任杨老师借了几十元,凑了84元给父亲买了一件呢子上衣(和杨老师借了多少记不清了,还了没有也记不起来了,但借钱给父亲买呢子上衣这件事则是千真万确的)。可父亲一年也舍不得穿一两回。直到某年,全国都不流行穿呢子衣服了,父亲才穿着呢子到延安看我来了。我说:"一把扔了,给我丢人了。"父亲说:"新新的,还没穿来来,咋舍得撂了!"

去年,父亲住院期间,我给买了一套好一点的衣服,没想到,他还是舍不得穿,只是我到医院后,才"穿"一下。

父亲"看钱重"还表现在,每次不管我给他多少钱,他都"来者不拒",甚至还要当着我的面数一数,只是偶尔才会不好意思地低声说:"多了么敢?!"我说:"不多,拿上。"他就装到"倒插"里了。

今年年初,听老家人说:"公家要建设美丽农村了,准备出钱给农民整顿土窑洞也。"我一听,赶紧说:"那咱不能让公家出钱修。让人知道教授老子的地方还要公家出钱修了,我脸上无光。"父亲知道我打算用自己半年的工资给他整顿地方后,坚决表示不同意。说:"咱们的窑洞再30年也塌不了!"

我和几个兄弟商量后,决定我出钱,他们出力,迅速开始给老人整顿地方。

父亲起初表现出完全不配合的态度,甚至窑洞上的旧门窗都卸掉了,他还非得睡在窑洞里不可。

原来,父亲是怕他私底下藏在墙壁里的5万元存折(偷的给我母亲攒的,我母亲也不知道)和几个银元(给我们几个儿攒的)丢了,才坚持睡在没有门窗的旧窑洞里的。

地方快竣工后,父亲对我坚持自费整顿老地方的态度有了改变,还主动拿出2万元,说让我"少出上一点点"。

上次回去,父子二人躺在新修的平房里啦话。父亲说:"我做手术一年多了,感觉好像转换过来了,甚也能吃了,也有劲了,一点也不难受了,估计还能活两年。真的再活上两年的话,我就一满可活好了,你为我整顿地方花的钱也乘见了"。

听了父亲的话:我的眼泪不由得夺眶而出,连话也不敢说了。待情绪稍微缓合后,我才说:"我可多问医生了,医生说,像你这种病,做了手术后,活10来年的可多了!你只要好好的,上90没问题!"父亲说:"就是的,咱们庄那个谁的胃也全割了,都活了几年了,还好好的。"

啊!有一种幸福叫:子欲养,亲在了!

在父亲节到来之际,衷心祝福80岁的老父亲心情愉快!健康长寿!

所属类别: 文学园地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